好文章阅读网

【马拉松距离】超长距离马拉松真的像有的人所说会带来身体危害吗

日期:2017-05-04 12:29
 
超长距离马拉松越来越流行,但是真的像有的人所说会带来身体危害吗?
马拉松, 距离, 身体, 危害
这个周末在纽约,将有一小部分跑步爱好者开展一项绕圈跑步。除了跑得很慢,他们与其他跑步俱乐部没什么两样。选手们将围绕0.5488英里周长的街区,跑5650圈。(1英里=1.609344千米,译者注)这就是“3100英里超越跑步竞赛”,世界上最早的、成绩被承认的跑步竞赛。在长达六周或八周的时间里,每一天,参赛者将从清晨6点跑到半夜——平均每天跑75英里。而这项比赛没有任何奖励或回报。尽管很少有人参加这个疯狂的3100英里长跑竞赛,超长距离马拉松(只要比正常马拉松距离长都可以称作超长距离马拉松)却随着突然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竞赛,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。超长距离马拉松网站(ultramarathonrunning.com)主编KeithGodden介绍说,英国每年大约100多次这种比赛。他估算约有[Www.zhlseo.com]几千英国超长距离马拉松选手参赛。“这项运动给人们带来许多各种不同的挑战,如穿越(英国Devon郡)达特姆尔高原的32英里跑步,或者24小时不间断的绕着伦敦某个地区的跑道跑步,抑或者2天内沿着大联盟运河(GrandUnion Canal)不停地跑145英里,或者连续3天每天沿着侏罗纪(Jurassic coast)海岸线跑马拉松。”
只要能够完成这些“惩罚性活动”的任1个就是1种成功。不过,这有可能要付出一定代价。曾经给拳击手Ricky Hatton和MikeTyson做私人教练的RobBlakeman解释:“人体是非常精密的有机组合,有着非常特殊的要求和非常明确的限制。训练的越多不一定越好。如果接受了一项很艰苦的测试,经常会在第二天感觉像感冒了一样不舒服。这是1种身心的压力。如果在回到训练场之前,不调整减弱这种身心的压力,就会打乱改善提高身体素质的(正常)循环。”
爱丁堡龙比亚大学运动与锻炼科学高级讲师GeraintFlorida-James认为,“开窗理论(Open-windowTheroy)”可以解释这种像感冒一样的症状。那是因为长时间跑步后人体免疫处于低下状态,身体面对外部感染的侵害时“大开窗户”。他解释说:“你碰到的任何1种身体上或心理的压力,都会影响身体免疫系统。如果看过伦敦马拉松之前的一些采访,就会发现每个人都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,或者他们都得了某种疾病。人们试图尝试那些终极忍耐活动时,却走向了更加极端的一面。”
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危害就会降临。他说:“如果出现过度训练综合症,要花好多年才能恢复。对一名长期跑超长距离马拉松的人来说,我们无法确定会给身体带来多大的危害。”
Florida-James进1步表示超长距离马拉松可能会影响到运动员的心脏功能,这是令人担忧的一点。他说:“有关超长距离马拉松对跑步者心脏的危害研究已经展开,研究表明心脏功能会出现突然的变化。”
GeoffOliver是英国最受欢迎的超长马拉松跑步者之一,同时也是100公里马拉松委员会主席。他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这一点。在提到一次长距离跑步之后的那几天,他说:“那几天,我感到很虚弱,心率也一直徘徊在40-42,而我平时的心率是48-52。人感到非常的累,机体功能也不正常。有的时候觉得肝肾功能受到了影响,会出现血尿或血便。通常4天左右,就恢复了正常。”
他承认有的时候会问自己是不是太过了。“我与其他跑步者交流后发现,这种情况很普遍,但也不会持续很久。”当然,很明显的是Oliver身材非常好。最近,他又参加了一次伦敦马拉松赛。用他的话说:“很可惜,只跑了3小时45分。”GeoffOliver今年已经76岁高龄。
Florida-James很快指出,如果准备工作充分的话,超长马拉松还是有益健康的,但需要足够的恢复时间。“每个人的情况是不同的,也许对有些人的伤害会更大一些。”
可是为什么有的人很适应这种严酷的锻炼,并因此获益?为什么其他人却根本不能承受生理压力?也许正是这一点吸引着科学家们,也吸引着运动员们。Oliver说:“我这样做纯粹出于兴趣。人类身体究竟可以应对什么样的情况?我总会想起这样的颂歌诗句,是亚历山大教皇写的:反求诸己,莫责怪上帝;要了解人类,尚须以人为本(Knowthen thyself, presume not God to scan; The proper study of mankindis man.)。”
 
给超长马拉松跑步者的建议:
1、连续几天长跑时,应当休息2天;
2、跑一段,走一段,这样才有可能完成整个赛事。
3、如果觉得很难再继续跑时,不要放松,应该再加点难度坚持下去。
4、在跑步过程中应吃点喝点,每小时应当补充400-500卡路里。
5、在比赛前三周,逐渐停止练习;直到最后一星期什么也不做。
本杰·古德哈特,《卫报》记者
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http://www.zhlseo.com

推荐阅读

热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