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好故事 > 好故事 > 好故事作文 > 本文内容

回头不唏嘘(一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00源自:文章货源网作者:网宣文章阅读()

不知道是梦如人生,还是人生如梦。人这一辈子,怎么过都是一辈子,无需纠结普通平凡还是功成名就,死后无非一把灰,或者撒到山河湖海,或者放在灵堂的黑木匣里,再没有醒来的机会。赵大川,农村孩儿,吃过苦,挣过大钱,当过总裁最新和党有关的网评文章,投资过电影。繁华过后,做起了司机。从始至终,他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他有一帮子亲兄弟……

——题记

我叫赵大川,五十六岁,现在是一名出租车司机。也许今天,也许明天,后天都保不准。突然就嘎嘣儿——脆了。话说回来,我前面儿的日子过得都还行:当过有钱人,开过公司,投资过电影。要不是放在柜子顶的影碟,相框里逐渐褪色的照片,我当年的那些个经历或许只个梦也说不定。我的故事真要讲起来,还得费些口舌。

很久很久很久以前,我脚下的这片土地还是密林遮天,江河阡陌的壮阔模样。鱼虾飞虫,恐龙群聚。时光蹿梭间,沧海转为桑田……海水下沉,四面土地隆起,火山喷发,灼热的岩浆沸腾着奔入湖海,那水中鱼虫被瞬间定格。整个地面被自然之手和泥般重新游戏般建造。密林里一切的一切——大树,野兔,树窝里的鸟蛋。全部随地面下陷,被隆起的地块,浮起的尘土遮盖掩埋,甚至有惊恐间忘了飞离的低空之鸟。

重塑后的大地似乎更加美丽,山林湖海,依然存在,只不过密林缩小了范围。大地上的物种消失了一些,新生了一些。猿猴嘶鸣,鸟兽遍地,弱肉强食的时代里,我的祖先的祖先就隐匿其中。祖先们聚群而居,和动物一样,他们身上长毛,捕食打猎,啃肉喝血,繁衍生息。

自然之手继续制造狂风暴雨,惊雷闪电,洪水,地震,火山喷浆……这片土地上的物种来来走走,同类的不同类的,生存下来的没生存下来的。祖先们紧紧靠拢,彼此依偎,经历着这些生死变化。他们包容着远道而来的,目送迁移而去的。远道而来的与祖先们交好,他们共同捕食打猎,繁衍生息,不知不觉中锻造着我们今天人们所谓的文明。

花木零落自有时,沧海抬眸已桑田。旌旗,战马,狼烟。铁蹄践踏山河,万树建筑楼宇。人们靠着兽的躯体而活的时代结束,转为靠着人们自身的躯体而活。自然给人们的不断强大做着陪葬者的事情。夏商西周、春秋战国,秦扫平天下……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相邻的那片土地,每时每刻都忍受着人们尖刀下的扒皮之疼。大树被连跟拔起后,要么建筑宫宇,要么搭造楼塔,更甚者为禾苗腾地儿……平原上的树木快速的消退……

终于,几乎所有的人们认识到树木对于地球,对于人们自身,人们的后代多么重要。补救太过滞后,代价惨重。人们总是在经历的一些事情之后,才体会到最简单的道理是什么样子的,即使在经历之前,那道理已经将耳朵磨出了茧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政府的政策下,这片土地上的树木开始一棵一棵的增加,增加的成活了的树都是和我爷爷辈儿的,只是稀稀拉拉的,看着不知道是感慨还是伤感。这些,我关心不着,因为我才刚出生。

我五六岁记事儿的时候,才知道我们村儿叫黑土村,村里只有二十来户人家,排了五条道儿,参差不齐,像狗嘴里的牙。村子门口用石头旮旯堆了个围墙,也就是大门了。我跟三个哥哥,还有墩子,经常背着大人去村后面儿的小土坡上,用尖利的石头刨地玩儿。先刨出黑土的,不出声,在其他人卖力的时候,用沾满黑土的手,给人抹个大黑脸。我们不知道的,没有多久,这儿的黑土彻底改变了小沟子村,以及村子里的很多人。

欢迎分享转载→ 回头不唏嘘(一)

上一篇:狗吠名人

下一篇:醉鬼英雄传

用户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zhlseo.com. 科信传媒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备14026851号-1网站地图 - 好的故事 - 好家风故事 - 党员好故事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