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好故事 > 好故事 > 好的故事 > 本文内容

《沙漠里的故事》(一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6:00源自:读文章网电脑版作者:雨露文章网阅读()

公元362年,东晋

西域,迷津沙漠

沙漠的绿洲上站着两个人,一个是波斯商人,还有一个是他的仆人。仆人在装好最后一袋干粮时,放到了骆驼的背上。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然后走到了波斯商人的旁边,轻声说道:“老爷,东西准备好了,骆驼上的干粮和水,足够我们在沙漠里行走五天五夜的时间了。”

波斯商人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一望无垠的沙漠。脸色有着藏不住的喜悦。

“真的,要去那个地方吗?” 仆人犹豫着,到底还是问了这个问题。

“当然了,我们在波斯来到了东方,为的不就是要去那个古楼兰吗?”

“可是,我们在出发的时候也曾经听过不少前往东方的商人说过,在这里,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地方,但是已经荒废多年的了。也有人想去那个地方,但是都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的。”

“搞不好,这个地方是闹鬼的,在路上也曾经有人说过,迷津沙漠在夜晚会发出很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……”

仆人还想继续说下去。一向没有说过半句话的商人终于忍不住了,回头看着继续说着的仆人说了一句:“今天,你的话实在是太多了……说了很多不应该说的话。” 还没等仆人反应过来,波斯商人厚大的手掌已经在仆人的脸上印了五爪了。仆人不敢说话了

“我们还没出发,就已经在这里说这些不吉利的话!那些商人说这个地方不是一个好地方,那是他们有企图,才回到波斯说这些话,目的就是想散播谣言,好让他们自己占领宝藏!”

“这种手段,我早就见识过了。” 波斯商人说着,深吸了一口气。然后又轻轻的叹气,继续看着一望无垠的沙漠。望眼欲穿,似乎在沙漠的另一端就有那一座神秘的古楼兰。等着他的到来。

“老爷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 等脸上的无爪印消散了,仆人小心翼翼的说着。不断的看着长满络腮胡的波斯商人。

“嗯,走了这么多天,都已经很累了。那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休息一下,等休息好了。我们再上路吧。” 波斯商人擦了擦汗水,在水池旁坐了下来。

“嗯,好的。”

得到了波斯商人的允许后,仆人在骆驼的旁边坐了下来。同时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重新溢出来的汗水,该死!这种地方连雨都不会下。

不过,在这种了无人烟的地方,真的会有这么一个古楼兰吗?

仆人看着绿洲外的沙漠,本来远处还有一座山丘的,可就在眨眼的那一瞬间。本来还是有一座沙丘的,立刻被大风吹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平原。

一切只是在那一瞬间,但把仆人给看呆了。

“咦?这里怎么会有三匹骆驼的,该不会是在沙漠里走散了吧。”

仆人在乘凉的同时,无意中看见自己的身后有人的影子,本来还以为是波斯商人的,但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,因为波斯商人是比较肥胖的,而这个影子,是消瘦的。肩膀上好像还多出了什么。

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同时还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不是他的声音。这才急忙站了起来,一看。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。

一袭黑白色的汉服,和别人不同的是,他的背后背着一把古式的长剑。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。

“老爷,这个人该不会是沙漠里的大盗吧!”

“上次我们也是遇到这样打扮的人,在沙漠里干等了半个时辰,才看到有人路过,我们这才得救而已。”

仆人踉踉跄跄的后退到商人的旁边,一脸警惕的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青年。

黑色的眼睛和蓝色眼睛在绿洲对看着,只听到风吹的声音,却听不到他们要说什么,一时间,绿洲安静了下来。

“喂,你过去把骆驼牵离沙漠。趁着他现在还没反应过来,要快!” 波斯商人看着少年疑惑的表情,就在仆人的耳畔轻声说着。仆人于是点了点头。

“他们在说什么呀?怎么我都听不懂。”

少年的脸色就更加疑惑了,但是又听不懂他们说什么。

沙漠里刮起了一阵大风,直往少年的身上逼去。少年于是下意识的用手臂挡住视线。防止沙子进入了他的眼睛。等大风过去了之后,少年放下了右手。而眼前的三匹骆驼已经被仆人牵走到了十里外了。

再次又刮起了一阵风,这下把他们的身影给遮住了。消失在漫天黄沙中,只留下一脸疑惑的少年站在绿洲上。

“奇怪,他们为什么一看到我就走了?哦,可能是看到我身上背着伟大出自平凡网评文章武器,把我当成沙漠里的大盗了吧。”

“哈哈,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

在自言自语的同时,他立刻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了。:“不好!他们走的方向是迷津沙漠的中区,那里随时都会发生危险的!!”

“喂!!快回来!那里危险啊!!”

一连喊了三声,连回音都没有听到

“算了,看样子,他们应该准备得比较充足的了。应该不至于要饿死的程度。”

“走了这么多天,总算是看到这个沙漠里富饶的绿洲了。”

少年走到了水池旁边,把手掌放到了清水里面。清凉的感觉立刻从手掌传到了每一个地方。不由自主的挽起袖子,想让自己更加凉爽一些。

挽起袖子的时候,露出了手腕上印着的一只蝴蝶。少年立刻愣住了,双手停在了虚空中。

“只要你真心爱着我的,这只蝴蝶,就会永远的在你的手上。永远不会消散。”

耳畔似乎传来了那句熟悉的话,一时间。少年忘了自己还站在水池边上。

“是吗?这么多年了,还一直对她念念不忘……”

那一年,他才十三岁。居住在东海一带的平民。

那一年的夏天,他家多了一个邻居。是一个和他同龄的小女孩,那天她来了之后,就一直悄悄的偷偷关注那个和她同龄的小女孩。小女孩也留意到他,于是,两人也就不知不觉的做了好朋友了。后来小女孩告诉他,她叫澜香。

日久生情,于是。两个小娃娃私下定下了约定,等到长大后

本来这一切也没什么的,但后来,发生了一起大事。

那年秋末,他挑着一堆柴回家,回到家时,遇上了可怕的事情。

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惨死在屋内,眼睛睁得老大的。似乎是在临死前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东西。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时,就已经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“想不到这里还有一个活的啊,小孩子也不要放过!”

十三岁的他立即回头,看到门外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,那个人的背后横生了一对翅膀,面无表情。木制的面具挡住了他的样貌,而他的怀里,躺着的居然是澜香。

他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父亲,同时也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他,似乎一切都明白了。

“你这个混蛋!我要杀了你,为我父亲母亲报仇!”

十三岁的他话音刚落,脖子上立刻传来了一阵剧痛。不知何时,他闪现在他的面前,厚大的手指掐住了他白嫩的脖子。

他大惊,不断的去用手指抓他,但是。他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,年少的他根本就没有力气反抗他。

就这样,他被他悬在半空中,白嫩的脸上突现了一丝苍白

“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挺有反抗的啊!” 戴着面具的他突然冷笑了一下,手指一用力。十三岁的他,脸上立刻变得更加苍白了。

“本来我还想放了你就算了,没想到居然反抗我,那好!我就送你去见你的爹娘去!”

………

“对一个小孩子下手这么重,就不怕遭到天谴吗?”

门外突然传来一个青年人的声音,随即。一道青色的剑气从门外冲进来,只往戴着面具的他身上逼去。他一惊,急忙把手指上掐住的孩子急忙扔开。险些躲过了那一道强有力的剑气。

在他躲开的原地,不知何时插了一把剑。还在轻轻地晃动着。

“御剑术!” 他大惊,急忙看了看门外。

那里,门外站着一个穿着蓝衣的青年,手上还拿着一把古式的长剑。剑上,发出了淡淡的灵气。

蓝衣青年长相极为清秀,绝非是普通的人。

他大惊,知道此人的武学极为高深。肯定是冲着他来的。

右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符,在小男孩喘过气想要扑上来时。在原地凭空消失了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 他扑了上去,然而。又跌落到地上,好一阵子反应过来时,在那里哭了起来,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。

站在门外的青年走进了屋里,看了看躺在地上死去的两夫妇,心里微微一颤。对着他们微微颔首。随后,走到了小男孩的身边,半跪着。

“不哭不哭,好孩子。” 蓝衣青年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头,温柔的说着。

好一阵子,他才抬起头来。看了看这个在他面前的青年,温文尔雅,脸上丝毫没有一丝邪气。

如果是在以前,他只要一见到陌生人就会害怕了。

“那个坏人我已经吓走他了,相信他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。” 青年说着,同时轻轻抚了抚他的头。安慰着这个被吓坏的小孩子。

那天夜里,他帮助男孩把他的父母安葬在竹楼的后山上。在蓝衣少年做好了那座坟之后,孩童的他对着父母双手合十,朝坟上拜了三下。

带着孩童的他回到了竹楼,把他安顿在床上之后。蓝衣青年看了看这个熟睡的孩子。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皱眉。

孩子还这么小,就要失去双亲了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。

蓝衣青年站了起来,右手手指合成剑指。贴到了唇边,口里默默的在念着什么,突然一道青光在他手上闪现,青年趁着这个时候,立刻把那股青光按到孩童的头上。

过了好一阵子,他才收了手。青光在他手上渐渐散去。

刚才给他的脑里灌入的,是他的毕生的武学的三成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看到窗外突显一阵阵光亮,这是要天亮了。蓝衣少年这才站了起来,打开了竹门,消失在竹楼里。在离开时,他的手指对着他的床前一指,一把古式的长剑出现在他的床前:“古剑只要一出鞘,执剑着必定功力大增,但需卧病一年。” 也就是说,不到危及时候,是绝对不能拔剑的。

而孩童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那个蓝衣青年,就是当今的蜀山掌门----李逍遥。

自那一天起,孩童的他再也没见过他了。直到头来,他查阅了很多古籍,才知道那个就是神官。根本不是凡间所有的,而且近年来常常出现于西域一带。

传说有人在西方的一个祭坛里面,看到了一个身后长着翅膀的人。

背着寻找澜香和报仇的包袱,他孤身一人往西走,踏进了茫茫的西域……

五日后……

一串又一串的脚印,在沙漠里连绵不断的游动着。而在一转眼不久的功夫,有些脚印早已被吹来的黄沙覆盖了,没有任何的痕迹。

“奇怪,都已经过了五天了,不是说沿着这个方向就会找到那个祭坛吗?” 在沙漠里行走着的白衣少年突然停止了脚步,看了看前往一望无垠的沙漠。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忧愁。

“这样下去可不行啊,葫芦已经没有多少水了。” 靖云生心里想

一时间,靖云生立刻心乱如麻起来,在烈日的暴晒下,他独自一人站在沙漠上,陷入了沉思。

“………”

思考了一阵子之后,同时无意中抬头看了看天空,空中有几只秃鹰在他的头上的高处飞来飞去,这时。他眼里突然亮了起来,本来挂在脸上的忧愁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。于是他躺了下来,手心悄悄的抓了一把沙子。

等到天上的秃鹰落下来时,就用手上的沙子弄瞎它的眼睛。生喝了秃鹰的血液来满足自己需要水的心愿……这个方法用起来实在是恶心得要命。即使不想,但为了活命,不得不采取这样的行动了。

“来吧!秃鹰。” 靖云生悄悄的闭上了双眼……”

于此同时,迷津沙漠的另一边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…呼呼呼……总算是甩掉了吗?” 沙漠上,穿着异族服装的胖子气喘吁吁的走着

欢迎分享转载→ 《沙漠里的故事》(一)

上一篇:老郝的笑

下一篇:圆又圆和少半边

用户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zhlseo.com. 科信传媒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备14026851号-1网站地图 - 好的故事 - 好家风故事 - 党员好故事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