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好故事 > 好故事 > 好家风故事 > 本文内容

哑舍.白蜡烛(第八集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8:00源自:怎么复制知网的文章作者:英语文章网阅读()

“轻轻的我走了…正如我轻轻的来……”

傍晚的夕阳照射进了教室,教室里的学生都走光了,还有徐良一个人在教室里念书,今天在课堂上又因为睡觉。国语老师终于忍无可忍了,命令徐良把前一段时间学的诗歌《再别康桥》背诵好,要不然就别想回家了。

此时的徐良,念书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声。越是看到书本就越想睡觉,精神的意志终于战胜不了眼皮的发困,徐良放下了书本,在桌子上小睡了起来。

“ZZZ…zzz……”

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,徐良感觉身体好像在被人摇晃着,于是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,看到了一脸焦急的紫薇在摇醒他。不由得问道:“怎么啦?这么大力摇醒我我还以为是教书先生又来了……”

“徐良!不好啦,出事了!” 紫薇看到他刚醒了一点,此时却又突然想睡下去了,于是又赶紧摇醒他。

“出什么事啊?” 徐良被紫薇拽起来,但徐良的眼睛还是睁不开的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就等我醒来先再说吧……哦对了,如果看到教书先生来班里监视我了,你提前跟我说一声啊。” 于是又趴到桌子上睡下了。

“不是啊!是清琳她出事了。”

“哦…是清琳出事了啊……什么?清琳出事了!?”

还在迷迷糊糊的状态的徐良,此时此刻瞬间像被什么刺激到了似的,立刻醒了一大半,眼神诧异的问她:“紫薇,你刚才说什么!”

“是清琳出事了!” 紫薇看到他终于肯愿意醒过来了,于是急忙说道:“刚才我跟清琳一起放学回家,在半路上突然遇到了一伙人,他们二话不说的就把清琳绑走了。我很着急,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,于是想到你现在应该还是在班里看书的,所以我急忙回来找你了。”

听着紫薇说到这里,徐良的心里不由得大喊了一声“糟了!没想到出事了。”

就在今天的下午,李清琳自告奋勇的要去街头宣传抗日运动,徐良听说了过后就不断的要劝住她的这种行为,还说她“这种做法是值得赞扬,但是一个人去的话就危险了,搞不好还会被街上的一些特务给抓住都有可能的。” 两人因为这件事情的不和,结果在同学都不在的班里大吵了一顿,李清琳拿着一些传单走了。

徐良不放心,于是就叫紫薇也跟着她一起去。一开始还挺担心她会出事的,没想到现在真的出事了。

徐良按了按额头说道:“他们把清琳带去哪里了?”

“警察局!” 紫薇脱口说道。

徐良在提包里拿出了一把枪支,接着就给毛瑟枪装上子弹。这一举动让站在一旁的紫薇惊呆了,过了许久才问道:“徐良…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的,校长说不可以带进学校来的。”

“我拿这个是用来防身的,不是像其他人那样拿来杀人。” 徐良装上了最后一颗子弹时,接着又急忙放到怀里。整理好了桌子上散乱的书籍后,徐良沉默了好一阵子,最后轻轻地吐了几个字:

“走吧,现在去找清琳。”

当徐良和紫薇走出了校门没多久,就看到了黄昏的路灯下倚靠着一个人。几乎是同时,徐良和他的眼睛对上了。

“清琳的事情……刚才紫薇已经跟我说过了。” 张平走了过来说道:“当英雄的事情,你自己一个人去太危险了,我也来帮你。”

“不行!我不想你来帮忙!真的,那帮人全都是蛮横无理的。” 徐良不再看张平的眼睛,而是看了一下旁边。最后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我不想好朋友出事。”

“现在别管这么多了,救人要紧。” 张平说道。

“那是会死人的!” 徐良终于忍不住回国头来看着张平:“而且,他们绑走清琳,其实是想对付我一个人而已。这一切与你无关,别再插手了。” 徐良终于忍不住了,一手把张平往一旁推开,自己一个人走远了。

“别走那么快啊!徐良!徐良!” 张平急忙喊着,看着徐良越走越远的背影,终于叹了一口气,同时也看了看还在不知所措的紫薇。

“你先快点跟上徐良,那个臭小子要是心急起来,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。”

“哦哦好好……"紫薇对着张平点了点头,当紫薇看到徐良快要在一座楼房的拐角处消失的时候,急忙跑了上去。张平看到她去跟上他了,于是急忙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。

此时的徐良,已经来到了警察局。

正当他快要强行走进去的时候,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拉了一把,把他拉到了一条巷口里边。

拉他的不是别人,是紫薇。张平也跟在她的身后。

“干嘛啊!” 徐良甩开了紫薇抓着他的衣袖。

张平在巷口里悄悄地看着警察局的大门,那里,有三个魁梧的汉子在门口周围转来转去,而且都还穿着警服,看样子,他们应该就是警察局里面的人了。

“你现在这样走进去的话,不但是救不了清琳,反而你还会暴露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呢。” 张平在一旁劝说着:“我觉得呢,反而我有一条计策可以混进里面去,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这么多了。”

“什么计策?” 徐良的好奇心被勾上来了。

张平只是对着徐良笑了笑,“那你要忍一忍先了。” 话还没说完,立刻给了徐良一拳,并且把他推倒在大街上。

“你这臭东西!居然敢勾引我女朋友!看我今天不打死你!” 张平看到徐良倒在地上了,又给他的肚子来了一脚。那一脚踢起来看上去很重,其实落在徐良的肚子上却变得软绵绵的。

紫薇在一旁听着觉得面红耳赤,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愣住了。张平看到她在一旁像个木头一样,于是急忙给她打了眼色。紫薇明白了。

徐良这下明白了,张平要用的是“苦肉计”,在警察局面前玩这一套,肯定会引来警察局里面的人的注意的。于是急忙站了起来,跟张平在地上扭打成一团。这样一来,走来观看他们打架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。

果然不出张平所料,过了没多久,有几个穿着警服的汉子穿过了人群,立刻把张平和徐良两个人分开,一人一个的把他们扭送到了警察局里面。

紫薇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情形,但一想到刚才张平对她说的那些话,于是赶紧在人群中悄悄移开了。

“成功了。” 徐良和张平两人的内心暗暗说道,但为了不要被人发现了破绽,张平还假装着怒气冲冲的样子,一脚踢到了徐良的学生装上,学生装立刻印上了一个脚印。

“干什么?都给我老实点!” 一个警察看到张平还怒气冲冲,就立刻推了一下他。张平不再乱动了。

两人被推到了警察局局长的面前,坐在办公桌的金谦民看到前面两个学生打得脸青鼻肿。于是放下了手里的公文,大手一挥,抓着两人的警察放开了他们两个。

“身为学生,你们的老师是怎么教你们的。居然在大街上打架!”

“是他先打我的!” 张平怒瞪着徐良。

“你说什么!我先打你?明明是你先打我的!你这混蛋看我不打死你!” 话还没说完,两人立刻在金谦民的眼前扭打成一团。站在身旁的两个警察立刻冲上来抓住两人,一人给了一巴掌。

“放肆!你们都把这里当成什么了?” 局长看到两人扭打后被拉开,于是一掌拍到桌子上大吼叫着:“把他们两个都给我带进牢房里收押着!快!”

两个警察于是把两人推进了牢房里面。徐良和张平坐在地上看着对方,等到门外的警察走远了,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。

张平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淤青说道: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刚才在进来的时候到现在,都没有见到过关押清琳的地方。”

“只是还没看到而已,清琳一定不会有危险的。” 徐良揉了揉脸上的淤青。

就在这时,有两个警察在关押徐良和张平的牢房外路过,两人于是急忙装作不认识的坐在一个角落,等那两个路过的警察走远了。张平才悄悄把身子挪到徐良身边轻声说道:“刚才那两个警察很面生,不是刚才抓住我们的那两个。”

徐良没有说话,而是站了起来,走到了房门往外开,此时门外的走廊,除了几个因为小偷小摸而关着的犯人,几乎是看不到有警察的身影了。

徐良又走到了张平面前说道:“对,我也是这么觉得。要不这样,我们把这牢房门打开,然后悄悄的把那两个警察打晕,然后再趁机去救清琳。”

张平以前学过开锁的技术,此时在徐良的建议下,他早已埋没的技术又可以施展了,于是他走到了牢门的那把黑漆漆的门锁前,修长的手指轻轻摆弄了一下门锁,只听到“卡擦”一声,门锁被张平弄开了。

“得手了。” 张平回头对着徐良打了手势,两人于是悄悄的走出了牢门……

与此同时,警察局的另一个牢房里面……

阴湿的牢房,时不时还有老鼠在李清琳的身边经过,李清琳吓得急忙跳了起来,刚刚进过的一支小老鼠被她的惊吓也吓到了,小老鼠急忙往洞里钻去。

强压住了心中的害怕,她走到了牢房的窗边。

清琳闭上眼睛在胸前画十,双手握紧着,对着牢房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祷告。祷告徐良能够找到她。可是当她一想到徐良时,眼泪又哗啦啦的留了出来。

“徐良…对不起……都怪我不好,不应该跟你闹别扭。我错了……你能原谅我吗?我真的不是故意气你的,我现在好害怕……好害怕…” 声音越说越小声。连她自己都快听不见了。

现在愧疚了,还会来得及么?

就在这个时候,李清琳身后的牢房铁门突然“铛锒”的发出了一声轻响。她一惊,急忙回头一看,不知在什么时候,她的身后站了两个笑嘻嘻的警察。

“兄弟,果然真的像你说的那样,这小妮子果然长得还挺漂亮的啊。” 其中一个警察看着李清琳的样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只可惜了啊,你看看她都哭成这样了。我们安慰她吧。”

“好啊,看她这么漂亮的样子,还真的不忍心啊。”

说完,两人笑嘻嘻的走进了牢房里面。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在关押徐良和张平的那个牢房里经过的两人。

“你们…纪检监察 网评文章你们要干什么!” 李清琳擦了擦眼泪,下意识的往后退,每当她后退一步,都换来了两个警察的前进。

终于,她被逼退到了墙壁上。再也不能后退了。

其中一个警察抓住了李清琳不断反抗的双手,另一个在撕扯着李清琳的学生装。李清琳不断的反抗,终于……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。嘴边轻轻的喊着徐良的名字。

“砰!”

当她快绝望了的时候,牢房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凌厉的枪响。

正对她进行强奸的警察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往后一仰,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再也没动过,兔起鹊落,第二声枪响也在牢房里回荡着。抓着李清琳双手的警察也松开了双手,无力的倒在了地上。

李清琳被枪声吓住了,整个人蹲在地上,眼睛直直地看着站在门外的举枪的青年。

不是别人,正是她一直想要见到的徐良。站在他身边的还有张平。

是幻觉么?徐良他来救自己了。

“你拿着。” 徐良把枪塞到张平的手上,右手迅速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服。徐良走到了还在处于精神恍惚的李清琳面前,半跪着,把手上的衣服盖到了李清琳身上,遮住了她的衣服被撕扯后露出来的小衣。

两人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对方,徐良在脸上挤出了一个微笑:“好了,一切都没事了。真的很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“徐良……” 李清琳终于相信眼前看到的不是幻觉,紧紧搂住了徐良的脖子。接着就整个人放声大哭了起来。指尖触摸到徐良脸上的淤青,说道:“他们打你好疼吧。”

“没事呢…死不了。好了好了……别哭了。” 徐良依旧是微笑的安慰他:“先离开这里吧。以后的事情以后先说。”

进来的时候容易,出去的时候可就没这么顺利了。

当他们想办法在前面逃出去的时候,不知在那里却出现了很多人,在他们的前前后后包围着,并且个个都把手上的长枪指着徐良他们。张平也不笨,在他们拔枪的那一瞬间,抢先就用枪指着站在他们面前的金谦民,顿时间,长廊里面挤满了人。

然而此时此刻,只要他们要是敢动一下,就立刻被打成马蜂窝。

“哟,稀客啊。好久没有见到过有人要劫狱了,并且还是学生啊。” 金谦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进得来的,就别再想出去了。”

徐良赶紧用身子护住李清琳,抬头看着金谦民:“那你说说,我身后的这位女生犯了什么罪了,要你们把她抓来警察局。”

“她宣传抗日!” 金谦民抽了一口烟说道:“就冲着这一条理由我就有资格逮捕她。”

“哦?宣传抗日啊……” 徐良冷笑的说道:“那我问你,民国有哪一条法律是禁止学生宣传抗日的。”

这话一出口,本来还是得意洋洋的金谦民,立刻哑口无言。

徐良知道自己占了上风了,于是又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我来救我身后这女生的时候,我就已经跟报社打好招呼了,只要我离开了报社的半个时辰里,我还没有回去的话,他们就会在全国报纸上的标题上写着:“北平警察局局长抓捕无辜学生。”,到时候,您的大名恐怕就要在全国出现了。”

“你这个混蛋!居然威胁局长!” 一个警察气急败坏地说道,同时急忙把枪指着徐良。但是这一举动却遭到了金谦民的阻拦。

“全部都给我把枪放下!” 金谦民大喝一声,所有的警察都把枪放了下来。此时

张平看到他们都把枪放下了,于是自己也赶紧把徐良给他的毛瑟枪也收好。

金谦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你们走吧,不许再出现在我眼前了。”

此话一出,徐良他们也有些被愣住了。

“但是……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”金谦民立刻改了语气:“刚才你在警察局里杀人了。这就是活罪,除非你给我的部下们打上五十棍。”

想必,他们是因为听到枪声才赶来的。

“好!我可以给你打!” 徐良说道:“ 是不是我被你打了五十棍,你就放我们走?”

“没错,我立刻放你们走。” 金谦民心想:“这里的个个都是这么能打的,就你这小赤佬,十棍之内就已经把你打死了都有份了。”

张平和李清琳站在一旁,看着徐良站在人群中间,两个警察抡起了警棍就是一阵猛打,从头到尾徐良一直没有吭声,一旦他吭声了。李清琳肯定会心疼了。

“不要…你们不要再打他了,他会死的……” 李清琳哭喊着,站在她一旁的张平却紧紧拉住她,不让她做出什么事情,从头到尾张平的脸色也未曾好过,一直在内心的暗暗祈祷着,希望徐良能够撑住。

徐良一直咬紧牙关,当感觉到嘴角间有血溢出的时候,赶紧在李清琳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擦干。但是这一举动却被金谦民看了个正着。问道:“你这么做,真的值得吗?为了这么一个女生,搭上自己的命也值得?”

“你错了,我没有…想过要……搭上自己的性命……” 徐良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只要我还活着,我就一定会把清琳带走!” 话刚落,徐良凌厉的眼神紧紧盯着金谦民。

金谦民似乎是被打动到了,沉思了一会,于是对着打他的两个警察说道:“够了,可以停手了。”

两个警察停手了,只剩下徐良还在咳嗽着。

“徐良!你怎么样了!” 李清琳赶紧走了上去扶住徐良。

此时的徐良,几乎已经不成人样了,身上打得几乎每一个地方是淤青,但是他还是强忍痛苦的对李清琳微笑的说道:“没事了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他每次对她微笑,她都觉得心里极痛,却极欢喜。

张平和李清琳搀扶着徐良走出警察局大门时,徐良听到身后传来了金谦民的声音:“我放了你一条生路,希望你也可以遵守你自己的话语。我不希望明天的报纸上出现我的名字。”

“没问题!” 徐良说道。

张平其实是知道的,徐良他刚才是虚张声势来吓唬他而已。

在警察局门外的紫薇不断的焦急等待着,她的身边还有一辆黄包车,是她刚才在一个扔掉废弃的黄包车车场那里弄来的,虽然很脏,但还是能载人的。刚才紫薇悄悄的移开了人群的视线,原来是去弄了一辆黄包车来。

随着警察局的大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,她立刻欣喜若狂的看着那里,可是那一瞬间,她的笑容却在那里凝固了。

徐良……已经快奄奄一息了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 紫薇急忙走上前问道。

“先别说这么多了,赶紧把他带走先把。”张平把徐良放到黄包车上,弯腰一抓车柄,黄包车被张平拉了起来,清琳坐在徐良的身边。紫薇在黄包车后面帮忙推着。车上的李清琳看到他被打成这个样子,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。清琳整理好自己里面的衣服,于是把徐良给他盖住身子的学生装拿下,盖住了徐良伤痕累累的身子。

徐良……你一定要挺住啊。

张平把徐良带回去的,是哑舍店。

当暮色已经布满了整个北平城的天空时,警察局里面走进了一个身穿和服的汉子,在警察局里面的警察看到他来了,立刻变得大惊失色。

不是别人,正是山田太一。

坐在办公室里的金谦民看到山田来了,也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对他哈腰点头地说道:“山田先生,您来啊。”

山田也没跟他客气什么,而是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我要你做的事情,你做了吗?”

“山田先生…我……” 金谦民支支吾吾地说道。

“是什么就说什么!别犹豫不决!”

“那个学生来过了,并且我也按照你的意思去做。要把他们打死在警察局里面,正常人只要过不了二十五棍就已经死了,可他居然熬得过五十棍……” 金谦民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并且,他还威胁我,如果要是不把他们放了,报社的人就立刻把我私自抓捕学生的事情登在全国报纸上。”

“混蛋!你们是怎么做事情的!居然因为那个小子的一句话就把你们给吓到了?” 山田的大手拍了一掌在办公桌上。

“山田先生……饶命啊!” 金谦民害怕得整个人跪在山田的面前不断磕头。可是这一求饶的举动并没有换来山田的宽恕。山田瞬间抓住了腰间上的柳叶刀柄,钢刀在刀鞘“铛琅琅”地跃出,紧接着,金谦民觉得脖子上一凉。接着整个人立刻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。死了。

刀法很快,柳叶刀上根本就没沾到一滴血。

“局长!” 刚进来送文件的一个年轻警察亲眼目睹了整个事情的发生,这一声喊话引来了很多警察的注意。他们都面带惊慌地看着山田。但是却又不敢说什么。

山田看着站在办公室里面围观的警察们:“你们……现在马上给我写一张通缉令!把他给我贴在整个北平城里的大街小巷里,一旦发现徐良,马上给我把他抓来警察局。”

“是!” 他们不敢招惹这个日本人,于是急忙点头哈腰的说道。

欢迎分享转载→ 哑舍.白蜡烛(第八集)

用户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:收藏本站 - 网站地图 - 好的故事 - 好家风故事 - 党员好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