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好故事 > 好故事 > 中华好故事 > 本文内容

二半吊子的来由?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12:00源自:旅游文章网作者:经典文章网阅读()

暮春,天蓝蓝的,一丝风没有。

铁儿(金银铜铁锡哥五个)排行老四,人们又称其铁四儿,挎着满篮子野菜,汗流浃背迂回在羊肠小路上。几经辗转,感觉很疲惫,踉跄来到熟悉的山洞旁——距家还有一半路程,必经之地,是最好的中转站。里面有滴滴答答的水,汇聚成一湾湾欢快的溪流,哗哗啦啦涌出洞口,波光嶙峋奔腾而去。时有野燕、野鸽、无名鸟光顾。

他稍加喘息,蹲下身洗手上泥土污渍,掬水入口。清凉沿食道贯穿五脏六腑、肝肺心脾。从衣袋抖出干粮,偎坐平整光滑的洞口右侧,细细咀嚼,咕噜噜欢叫的肚子得到慰藉,安顿下来。阳光洒在身上,暖洋洋的,若有张床就更好了,他慵懒地伸展一下腰,连续几个哈欠,头手相拥抱着篮子倏然睡着了。

铁四儿迷迷糊糊,走啊走,走到一座雄伟壮丽的城堡面前。两扇朱漆大门,上书“果然冷面寡情只才是守钱奴倒要与他几个 ,若使扶危济困竟成了耗财鬼休来想我分文”,字迹虽小,但耀眼夺睛。待要跨入,侧边手持叉戟凶神恶煞之人怒目圆睁、横眉倒竖、獠牙拱嘴。一苍发大娘擎过一柱香递与铁四儿,铁四儿战战兢兢三拜九叩跟着她往里挪蹭。里面玉宇琼台,金碧辉煌;人头攒动,熙熙攘攘;车水马龙,热闹非常。来到又一座楼前,“财神殿”三个大字亮闪闪赫然匾上。刚要迈步时,被梳着爪髻的童子拉住,铁四儿一愣,见此童面如粉,粉里透红,杏目柳眉,红唇皓中国散文网程树榛文章齿,衣衫轻盈缥缈,云雾掩映,清香环绕。

“施主,有一事相商。”

“请,请……请讲。”惊呆了的铁四慌忙应到。

“昨日有个妖狐在金库上渡劫,结果,几个霹雷,劫没度过,性命搭上不说,还把我们的金库给震坏了,老爷刚才吩咐,说修理的师傅已到,就在外面。可不,你真的来了。具体事宜咱们谈谈吧。”

“什么?”铁四蒙了,摸摸自己的后脑勺,“你找错人啦呀!”

“不会错!别担心,绝不能让你白干。”

“这?这?”铁四结巴着。

“老爷说了,修理费用两吊钱。”

“这,这,这……”铁四儿还不明白就里,更结巴了。

“嫌少吗?再给你加半吊。”

“啊?!两吊半?”铁四一听,拥有这么多钱,可是头一回啊,“好吧,库在哪里?”

“就在你的左边,你慢慢找吧,工钱正付着呢!”说完,童子不见了。

铁四提高嗓门,再喊,一下把自己急醒了。

原来是个梦。

他拎起篮子,左转进入洞里,想再喝点水。突然,听到叮当儿叮当儿金属落地的声音,他寻觅而去,发现洞顶的一个石缝里往外掉铜钱,一个一个又一个,他赶紧倒掉野菜,用篮子接,接满之后,又脱下穿着的外罩,铺下面,眼看着铜钱堆起一堆。铁四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两下,很痛,但还是不自信,又拿挖野菜的弯刀割自己,看着流出血来,才认定是真的。他望着匀速掉出的铜币,兴奋了,绕着币堆跑,贴着洞壁跑,边跑边喊,“我发财喽,发财喽!”

他想象着,高楼大厦、马车女人、孩子奴仆……灯红酒绿、荣华富贵向他招手。他又狠狠地掐下自己,钻心的疼痛再次确认是真的,是事实——他又蹦又跳,快疯了。

突然,听到洞外有羊倌的吆喝声,随即羊冲进来蜂拥奔向小溪。

不好,铁四儿慌忙拿起一把野菜,登上旁边的大石头把那出钱的缝隙堵住。然后撒野菜于钱上加以掩护,并装作在挑洗。

羊倌和他寒暄几句,等羊饮完水就出去了。

听着声音走远了,铁四儿想把堵缝的野菜拿出来,让钱接着掉,可是,野菜像生了根,拔没枝叶,也没露出缝隙。他用刀砍,石块砸,无济于事。

铁四累了,坐在那里数钱。不多不少两吊半。

回到家,金银铜铁锡哥几个均分,正好每人半吊。金提议,只有老铁没成家,咱们四个凑半吊退给他说个老婆吧。金银铜铁锡皆大欢喜。

人们知道后,每逢雷雨,都往这个山洞跑,希冀再次发生奇迹。

铁四儿把两个半吊钱很快就花光了,至死也没讨到老婆。

以后,人们想起铁四儿就叫他“二半吊子。”语气里带着哀怜幽怨之气。

慢慢的,铁四儿连人带名都消失了,大家只记得这里曾有个“二半吊子”。

多少年,甚至几个世纪过去了,那个山洞还是平常的山洞,不过,通往这里的路越来越宽越亮了。

或许,这就是“二半吊子”的由来吧。

欢迎分享转载→ 二半吊子的来由?

用户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zhlseo.com. 科信传媒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备14026851号-1网站地图 - 好的故事 - 好家风故事 - 党员好故事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