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好经典 > 本文内容

故乡的那条小河_美尔美乐

发布时间:2019-11-02 00:01源自:未知作者:admin阅读()

没事躺着,随手翻书,打开之页刚巧是“渔家住在水中央,两岸芦花似围墙。撑开船儿撒下网,一网鱼虾一网粮。”这“一网鱼虾”的恍惚梦境,使久居城市中的我,回想起一个穿着裤衩、光着脚丫,只顾在河里捉鱼,而让牛偷吃了地里庄稼的少年——我。

故乡在一个向阳的山沟里,那里三面环山,寨前有条清清小河。春天,柳树发芽,桃花盛开,却不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。陶老先生拎着酒壶,打着饱嗝,虽有清风傲骨,闲情雅兴中的桃花却散发出一种浓郁的贵族味。而故乡的桃花就那么三五棵树,长在南山坡,开在河沟旁。寨前的那条河是我永远的乐土,河从高山流下来,在寨前的稻田间蜿蜒流淌,峥峥淙淙,永不停息。小河里,那数不尽的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水塘水沟,曾经踩下多少自己稚嫩的足迹,到处有着自己幼小的影子,到处有着如水清澈的梦幻。

夏日,水边成了我们流连忘返的地方,无数童年的欢笑都逐了流水。那清清的水流中,不仅有着各种令人着迷的水草、奇怪的卵石,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游鱼。水是鱼的母亲,鱼是水的儿女,清澈见底的水曾让鱼的生命怎样肆意?而这水的精灵也诱惑着小小的我,让我想尽一切办法与水作战,从她怀里抢走一尾尾鱼,童年也就在这争抢中生动起来,有趣起来。

还不懂事时,我问母亲,我是怎样长大的?母亲说:“你是在河里泡大的”,当时我很纳闷。我生于代表中国苦难岁月的六十年代,感受过凄风苦雨,但更多的记忆,是随那些奇形怪状富有幻想的被水冲刷得滚圆溜滑的石头长大,是无忧无虑的童年。

那条从世界动植物基因库高黎贡山西侧流下来的河,外人叫明光河,我们叫母龙河,属龙川江上游。

河水晶莹透亮,水族生灵不胜枚举,河里有白条鱼(细鳞鱼)、鲤鱼、石扁头、刺骨头、火通鱼、小黑鱼(麻鱼),在田沟里有泥鳅、黄鳝、青鸡(青蛙),还有以鱼为食的獭猫、白鸭、八鸭、黑老鸭。城市娱乐场里专门供小孩子捉鱼的游戏,虽然玩得欢,但多跃跃欲试,不敢出手,纵有出手也是难于逮着。而我那时玩捉鱼游戏是为改善生活,成了“一网鱼虾一网粮”,摸爬滚打间犹如囊中取物。老人说:“只有不上山的汉子,没有撵不着的麂子”“靠山可以吃山,靠水可以吃水”。下河抓鱼的方法可多了,有撒网、搬罾、阻鱼洞、撇河、闹河、叉鱼、支溜筒、挞鱼坝、砌鱼窝、下槽笼、炸鱼,不同的节令,不同的鱼种,有不同的拿法。

记得读初中时,有个星期天早晨,母亲叫我到学校边办事,回家路过学校门口,遇同学慧,寒暄过后,慧说:“听说你捉鱼历害,有机会带我去看看。”我随口而出:“好啊,现在就可以去。”慧置疑地看着我,我诚心地看着慧。慧是我班班花,因家离学校较远,多数星期六星期天一个人独守宿舍。我也刚巧昨天阻了一个鱼洞还没拿,想顺便去看有没有鱼,既是我要做的事,也可解慧一天的闷。

欢迎分享转载→ 故乡的那条小河_美尔美乐

用户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zhlseo.com. 科信传媒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备14026851号-1网站地图 - 好的故事 - 好家风故事 - 党员好故事|